千企科技网

美军撤出叙北但未离境 阵地疑遭土耳其炮击 埃尔多安坚称不惧制裁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在土耳其军队发起打击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SDF)“和平之泉”军事行动的第5天,20191013雷杰普·埃尔多安总统在安卡拉的记者会上表示,土军已经挺进至叙利亚领土3035公里纵深,并已掌控这次进攻的主要目标之一:叙北哈塞克省边防要塞拉斯艾因镇;以土耳其为首的部队还包围了另一大目标:叙利亚东北部拉卡省边境城镇塔尔阿比亚德。

埃尔多安说:“我们首先聚焦于拉斯艾因和塔尔阿比亚德之间120公里的区域,因此我们会把480公里的「恐怖走廊」从中间切开。”他补充说:“然后我们会从两侧分别去掌控哈塞克市和艾因阿拉伯镇,完成这项军事行动。”埃尔多安强调,安卡拉将会与先前宣布的安全地带布局一致,深入叙利亚境内约3035公里。他并证实,出兵以来已有2名土军、16名土国支持的叙国反对派势力—叙利亚自由军(FSA)士兵阵亡。

土耳其军方同一天声明,自从在叙利亚北部展开行动后,共歼灭415名武装分子。土军与盟友已经控制包括塔尔阿比亚德附近17个村落,以及拉斯艾因周围4个村落在内的109平方公里土地,并进入塔尔阿比亚德镇中心执行搜索任务;SDF则否认土军已拿下拉斯艾因镇,声称库尔德部队“仍然在抵抗”,在拉斯艾因地区攻击了土国军队,击毙75名士兵,摧毁7辆坦克,此外还击伤19名土军士兵。当前,土耳其已有17位平民被越境炮击打死。联合国称,军事冲突使得叙利亚东北地区10万人逃离了家园。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特朗普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已下令自叙利亚北部边境地区撤离近1000名美军。13日,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政论节目“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采访时说:“在与国安团队其他成员商讨后,我昨晚跟总统谈话,他指示我们开始研讨将部队从叙利亚北部撤离。”他并说:“我们发现到可能让美军夹在往前推进两支敌对军队之中,那是很难继续下去的情况。”

不过,这位防长又告诉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撤离的美军总数“不到1000”,尽管埃斯珀并未说明将自叙利亚北境南移的美军具体人数,但他称约1000名驻军中的大多数都会转移阵地,而且美军当时接获的指令并非“完全”自叙利亚撤出。

埃斯珀有意对那些强烈不满特朗普撤军政策的美国国内政治人物作出回应,他说:“土耳其与库尔德族间的冲突让美军原先的部署难以维系,因此总统特朗普命令叙北所有美军往南移动但不要离境,而先前的撤军令指的并非完全撤军。

就在1011即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边境发动攻击第三天,美军驻叙北前沿特种部队遭到土方炮击,弹着点离美军前哨站仅300,事后土军称是误击。虽然没有人员受伤,但危险的事态令美军相当生气。当地美军指挥官与前高级将领相信,土耳其军队的炮击可能是故意的,明知该区域仍有美国部队存在却依然开炮。

美军自叙利亚北部边境撤退

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军称,美军特种部队在遭到炮击后,暂时撤离了他们在边境小镇科巴尼一旁米什塔努尔山上的观察站,到12日确定安全后才返回。一名五角大楼官员说,华盛顿尚未就土耳其的炮击事件“是否故意”的问题做出最终决定。

但据一位了解战区情势的美国军官透露,土国军队对美军前哨阵地的两侧发射了多枚155毫米炮弹,在战略上具有“包围效应”的意思,是一种威吓。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在10月11日曾对记者明言,土耳其方面知道在美军的位置,是“明确的网格坐标细节”。

既然土耳其军方完全知道美军的所在位置,那么还说是“误击”就值得推敲了。前美国陆军欧洲司令官、已退役的马克?赫特林中将在推特上说:“土耳其应该早就把美军的阵地地点列为非射击区,并将相关资料传给所有炮兵阵地。”他分析,要么土耳其的炮兵能力太低落,不知方位座标;要么这是有意向库尔德部队传递一种信息:土耳其敢向北约盟军开火。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军资深炮兵军官对“军事时报”(Military Times)网站解释道,“在北约的联合部队中,我们在训练或者战斗中发射火炮之前,都会遵循非常严格的程序,确定弹着点是否正确,最接近的友军位置,避免打到自己人。”他说:“土耳其说他们误击,这我不相信,就算不是故意,但显然他们不在意美军的位置。

美国海军陆战队前炮兵中士胡安?冈萨雷斯则称,他也确信这次炮袭不是意外,因为北约军队负责下令炮兵轰炸方位的火力指挥中心(FDC)都会有准确的火控计算机,能够帮助计算目标和射击方向,通常一个FDC可以指挥6门炮。但冈萨雷斯承认,他多年来与许多其他国家合作演训,就炮兵的所见所闻,也看到了土耳其军队很多问题。他说:“土耳其目前绝不是一个合格的盟友。”

如果这场轰炸是故意的,那么土耳其向美军开炮,真实意图又是什么?多年来,安卡拉一直对华盛顿力挺SDF感到不满,但核心因素仍是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历史恩怨。SDF是一个在叙利亚内战中崛起的政治军事联盟,其主力是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PG)。安卡拉坚称,YPG就是土国境内叛乱组织—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境外分支,土耳其一向将YPG视作恐怖分子,但这没有得到华盛顿同意。

土耳其轰炸叙利亚北部边境城镇

与土耳其的敌视观点完全不同,叙利亚民主军在美国及西方受到大力支持。SDF是美国在叙利亚、伊拉克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ISIS)战争的关键地面合作伙伴,后者在今年3月攻克“伊斯兰国”的最后据点之前,一共牺牲了1万1千名战斗人员。驻叙美军与SDF在反击ISIS战火中形成的友情尤其深厚,并有不少老兵以自愿者身份帮助SDF训练战士及作战。

曾参与收复伊拉克城市费卢杰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老兵迈克?方达在2015年就自愿与YPG部队合作,一同对抗叙利亚境内的ISIS。他说:“土耳其想占领土叙边界的科巴尼,一旦科巴尼沦陷,那么所有的贾罗瓦(Rojava)都将沦陷。当地库尔德人处境就就更为困难。”贾罗瓦是库尔德语“西库尔德斯坦”的意思,也就是库尔德人在叙利亚的生活区域,面积约3.9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60万。

方达称,如果特朗普总统决定从叙利亚北部撤出美军特种部队,就是十成十的背叛那些一起打败ISIS的库尔德伙伴。“我不明白以后特种部队还能如何心安理得的生活。”他说。

但是,与驻叙利亚前方美军将士和老兵想法不一样,对从叙北撤军之举,特朗普总统在10月13日重申,不参加土耳其对美国长期战场盟友库尔德武装的猛烈攻击而引发的战斗,是“非常聪明的……为了改变。”他说:“那些将我们错误地带入中东战争的人仍在努力推动打仗。他们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错误的决定。他们为什么不要求宣战呢?”特朗普还辩称,反对他从叙利亚北部撤军的批评者正在煽动美国参与中东“无休止的战争”。

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战士

特朗普正面临着来自共和、民主两党的强大政治压力,国会议员们罕见的一致反对美国军队撤出叙利亚,并呼吁特朗普政府不要抛弃库尔德武装。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霍伦在13日与国防部长埃斯珀同期受访的福克斯新闻节目中说:“人们正在被杀。而特朗普政府现在看起来很荒谬。他们只是讲话,什么也不做。”

10月12日,由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紧急请求美国承担“道德义务”,保护他们免遭土耳其的越境打击。“我们的盟友保证会向我们提供保护,但他们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不公正地决定从土耳其边境地区撤出他们的部队。”SDF发表声明说,“我们呼吁我们的盟友履行他们的责任,承担他们的道德义务。”

对此,特朗普响应道,他正在与有反对派民主党人在内的国会领导人合作,对土耳其越境攻击实施“强有力的”经济制裁,即使安卡拉已明确反对。他说,两党在反对土耳其问题上有“很好的共识”。

埃斯珀也驳斥了共和、民主两党部分国会议员有关特朗普政府抛弃了库尔德人的说法。“我们坚决反对土耳其进行这项行动。”他说:“可无论我们做什么,土耳其都决心要发动攻势。”埃斯珀还称,“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制止土耳其这种令人震惊的行为。这太可怕了。每小时都会变得更糟。这是土耳其给我们造成的可怕局势的一部分。”但他又说:“美国没有报名代表库尔德人与美国的长期盟友—土耳其作战。土耳其-库尔德冲突可以追溯到200年前。”

美国国防部长还似乎把缓解叙利亚北部战事危机的球踢给了大马士革和莫斯科。他指出,美方确信,库尔德人将与叙利亚政府军与其盟友俄罗斯达成协议,以利反击土耳其及结盟的叙利亚叛军。

13日,叙利亚国家电视台宣称,政府军已向北移至边界以“对抗土耳其的侵略”,但未披露更多细节。库尔德人领导的自治政府在边境小镇科巴尼的一名发言人说,叙利亚民主军已与大马士革达成协议,让叙利亚军队部署在城市内或附近的三个地点。

10月12日,土耳其军队占领叙利亚边境城镇。

在欧洲那边,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都要求土耳其立即停止入侵叙利亚北部。两位领导人说:“我们再也不能接受针对库尔德人的这种情况。”默克尔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话时,希望安卡拉“即刻”停止军事行动,否则可能造成区域情势进一步动荡,以及ISIS势力再起。

10月12日,法国国防部和外交部发布联合声明说,巴黎已全面中止出售“战争物资”给土耳其,避免物资被用于土国对叙国的攻势。

当天,德国同样中止对土军售。根据德国《周日画报》(Bild Am Sonntag)资料,柏林2018年出售价值2.43亿欧元的武器给土耳其,几乎达德国武器出口的1/3。而光是2019年头4个月,土国就从德国获得价值1.84亿欧元的武器,是柏林最大军火接收国。

土耳其出兵叙利亚更招致欧洲多国谴责,芬兰、挪威及荷兰都已停止对土军售。欧盟外交事务委员会定于14日在卢森堡开会,决定欧洲在土国出兵叙利亚一事上的一致性作法。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特吕夫·恰武什奥卢则对德国媒体说:“无论是谁采取哪些行动,无论是武器禁运还是其它任何举措,都只会让我们更强大。”“即使我们的盟友支持恐怖组织,即使我们孤身奋斗,即使遭受禁运,无论他们做出什么举措,我们这一仗打的都是恐怖组织。”他指的是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

埃尔多安总统也于13日强硬表态,就算西方国家威胁实施经济制裁和武器禁运,土耳其也不会停止攻击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族武装势力。他说:“展开军事行动后,我们面临经济制裁和武器禁运等威胁。那些认为土耳其会因为这些威胁就走回头路的人是大错特错。

对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和俄国的可能动向,埃尔多安亦表现出安抚的姿态。他特意放话给大马士革,“我们没有觊觎叙利亚领土,我们反对想要瓜分和打击叙利亚的人。”埃尔多安还专门提到,“和平之泉”军事行动若发生状况,他可以在24小时内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面商,“我们一块采取必要作为”。

延伸阅读

中东老难题 库尔德人与奥斯曼的历史恩怨 土耳其军事打击骑虎难下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